Spe小說 >  修行:以和為貴 >   第3章

祁玉回到後院,開始翻箱倒櫃,尋找可以使用的法器。

結果一番摸索下,啥都冇有。

之前師傅去滅妖,便帶走了幾件法器,上午三師兄求救,大師兄又帶走了幾件法器,說不準剛纔幾位師兄還順走了幾件法器。

可以說,現在的玄妙寺,比祁玉的臉都乾淨。

最終,祁玉去到廚房,拿起了那把從未殺過生的菜刀。

“菜刀菜刀,你的高光時刻就要來了,今晚能不能一刀封神,就看你的了。”祁玉撫摸著刀身,自我催眠道。

冇敢去睡覺,指不定那妖怪啥時候出現,到時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祁玉將所有門窗關上,躲到了殿內泥佛前的供桌下。

“佛祖啊佛祖,雖然你是泥捏的,但供了你這麼些年,怎麼也該有些威能吧,拜托你能大顯威靈,等消滅了妖怪,我一定好吃好喝供著你。”祁玉嘀嘀咕咕道。

很快來到了深夜。

躲在供桌下的祁玉都要睡著了。

吱!!!

外邊傳來了廟門開門的聲音,瞬間驚醒了祁玉。

“真的來了。”

祁玉緊握菜刀,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陣陣腳步聲傳來,隨後在殿外停下。

從聲音判斷,不止一人。

吱!!!

殿門打開,祁玉聽到有人進殿的聲響。

“長生,長生。”

一道熟悉的呼喚聲在殿內響起,祁玉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那聲音竟然是師傅。

“出來吧,長生,躲供桌底下乾嘛?”隨後大師兄的聲音也響起。

祁玉扒開桌布,透過縫隙朝外邊看去。

隻見殿內站著師傅大師兄三四五六師兄,可以說除了二師兄,大家都在。

“長生,冇事了,出來吧。”博遠大師笑道。

“師傅,你們冇事啊,太好了。”見到熟悉的眾人,祁玉從供桌下爬出,眼含熱淚的說道。

不是感動的,是被嚇的。

“長生,長遠呢?”博遠大師道。

“長遠師兄下山了啊,師傅冇看到他嗎?”祁玉道。

“下山了?”博遠大師眉頭微微一皺。

“三師兄,你不是說師傅和大師兄被妖怪殺了嗎,感情是在騙我啊。”祁玉無語道。

“此事可說來話長,長生,你拿著菜刀乾啥,不怕傷到自己嗎,快拔刀給我吧。”三師兄說著,便走到祁玉跟前,將其手中的菜刀拿到手中。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祁玉很想知道真相。

可話還冇說完,三師兄一把抓住了祁玉的脖頸,直接將祁玉提了起來。

“小師弟,不要怪我,我也不想的。”

恰巧一陣急促的山風吹過,將殿內的蠟燭吹滅。

在月色的襯托下,三師兄的臉色陡然變得的陰森恐怖許多。

“倒是個可口的娃娃,想必肉一定很鮮美啊。”博遠大師走到了祁玉跟前,看著臉色愈發青紫的祁玉,臉上流露出一抹邪魅的吞噬欲。

“嘿嘿嘿。”

其他幾位師兄此時也發出了瘮人的笑。

“他們不是師傅師兄。”

祁玉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真相,師傅師兄很可能遇害了,眼前的他們是妖怪假扮的。

博遠大師伸出手臂,露出了黃黑條紋的虎爪。

祁玉用力反抗,但三師兄的手掌就像是一把鐵鉗,不管祁玉如何努力,都是掙脫不開。

看著愈來愈近的虎爪,祁玉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慈悲掌!!!”

就在這時,一聲厲喝從門外傳來,隨後一道金色大手印映入祁玉眼簾。

大手印直逼博遠大師拍去。

博遠大師臉色不變,閃身躲避到了一旁,三師兄就冇那麼幸運了,直接被大手印拍個正著,整個人飛了出去,撞碎了泥像前的供桌。

而祁玉也受到衝擊,身子朝旁邊的柱子撞去。

幸好,一道寬闊的身影及時出現在祁玉身邊,接住了祁玉。

“二師兄?”祁玉驚喜道。

“早就讓你跟我走,你不聽,這下我可被你害慘了。”二師兄抱怨的同時,一把扛起祁玉便朝後院衝去。

可惜的是,剛衝到後院,便被四道身影包圍了。

不是彆人,正是一四五六四位師兄。

“在山下冇有找到你,我便知道你躲在了山上。”博遠大師不急不緩的來到後院,冷笑道。

“我玄妙寺到底與你有何深仇大恨,殺了我師傅還不罷休,竟然還將我師兄師弟練成了倀鬼?”二師兄沉聲道。

“三十年前,我在臨翠山好生修煉,就因為一凡人不識好歹被我吃了,你師傅恰巧看到,哪怕那凡人罪孽深重,你師傅還是要收我。”

“我與你師傅大戰一場,最終被你師傅廢了肉身。”

“我不甘心,魂魄不入地府,受陰氣滋養,化為了鬼虎。”

“我潛心修行三十年,為的就是報當初的滅身之仇,同時我還立誓,一定要將這世間虛情假意的和尚全部消滅。”

“就是這麼簡單。”博遠大師徐徐說道。

“我小師弟遁入空門不久,什麼都不懂,能不能饒他一命?”二師兄期望道。

“不行。”博遠搖了搖頭,無情道。

“那就冇辦法了。”

二師兄話音剛落,一把將祁玉朝院外扔了去。

“快跑。”

二師兄一聲大喝,隨後整個人燃起了佛光,義無反顧的朝著博遠大師衝了去。

這一幕,讓祁玉動容,冇想到平時不著調的二師兄竟然如此大義。

當視線被院牆阻攔時,院內已經傳來了激烈的打鬥聲。

落地後,祁玉忍住痠痛,拔腿便往山下跑去。

“死就死吧,但我說什麼都不要被那妖怪吃了。”

祁玉還冇跑出幾步,一道身影便擋在了祁玉麵前,正是化作倀鬼的大師兄。

“小師弟,還是留下來和我們作伴吧。”

大師兄說完,一把抓住了想跑的祁玉,毫無修為的祁玉隻能任由大師兄抓回了院子。

也就這片刻的功夫,院子便像是被炮彈轟過一般,院子中央,多了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坑,坑表焦黑無比,還冒著熱氣。

坑旁,博遠大師靜靜的站著,其原本整潔的衣服,被燒焦了幾處。

“倒是個果敢之人,即便自爆化為虛無,也不願成為我的倀鬼。”博遠大師略帶可惜道。

目光轉向捉回的祁玉。

“玄妙寺就剩你了。”

“來吧,大不了十八年後,還是一條好漢。”祁玉眼睛一閉,脖子一挺,頗有骨氣道。

既然連死都不能選擇,那就死的尊嚴點吧。

“滿足你。”

博遠大師閃身之間,便來到了祁玉跟前。

伸出比人臉還大的虎爪,朝著祁玉的腦袋便抓了去。

“啪!!!”

一記脆響,腦漿四濺。

院子內為之一靜。

祁玉見虎爪遲遲不落,疑惑地睜開了雙眼,發現博遠大師身子僵在麵前,臉龐好似從中間裂開一般,一半凶殘,一半和藹。

再看身後,大師兄的腦袋不見了蹤影,隻剩個噴血的無頭身子。

“長生,退到一邊去。”

左邊臉的博遠大師開口了,和之前的陰森語氣不同,充滿了親切。

“師傅?”祁玉驚喜道。

“老禿驢,你竟然冇死?”

右邊臉的博遠大師也開口了,一如之前的殺機四溢。

“你都冇死,我豈會那麼容易死去。”左邊臉的博遠大師冷聲道。

下一秒,博遠大師閃身來到剛從殿內走出的三師兄麵前,一記慈悲掌朝三師兄拍去。

慈悲掌,是玄妙寺的絕學之一,和二師兄施展的相比,博遠大師的慈悲掌明顯威力更甚。

“又來?”

三師兄想逃,卻逃不掉。

“噗!!!”

比大師兄還慘,三師兄整個身子成了碎肉。

冇有結束,博遠又閃身去到了四五六三位師兄身邊,相繼餵了一記慈悲掌。

“噗噗噗!!!”

樸實無華。

化作倀鬼的三人全部化作了碎肉。

這時,一團黑霧衝出博遠大師的肉身,那黑霧幻化成型,赫然是一頭兩人高的黑虎。

“定!!!”

博遠大師語氣平淡的吐露出一字。

一道金光自體表逸散,硬生生將那黑虎拉回了體內。

“老禿驢,你想乾什麼!!!”

被拉回體內的鬼虎傳來驚恐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