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4章

無心和天心來到樓上的雅間,天心激動地撲入無心的懷裡,恣意地撒著嬌。

燕無心輕輕地撫摸著天心的後背和蠻腰小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長安?”

天心咯咯笑著說:“因為本姑娘能掐會算啊,我算準了大哥一定會來長安城的,所以提前過來給大哥做了一回先鋒。”

燕無心皺著眉頭嚴肅地說:“你太任性了,你知不知道現在的世道有多亂?”

天心討好地摸了摸燕無心的眉毛說:“不礙事的,我有這個,何況還有精打陪我。”說完撩起小腿處的裙襬。

天心的小腿上綁著一個皮套,皮套裡插著一個鐵皮圓筒,和精打收拾屈公子隨從的那個一樣,不過要小很多,更便於隨身攜帶。

天心抽出圓筒,遞給燕無心,然後說:“原來類似的機括你見過,這個是經過改良的,裡麵有三支鐵箭,可以單發,也可以齊射。機關在這兒。”天心說完,把機關的位置指給燕無心看。

燕無心拿起機括,對準房梁,按動機關,“嗖、嗖、嗖”三支鐵箭依次射出,釘入房梁足有2、3寸深。

燕無心提氣縱身,躍上房梁,拔出鐵箭,跳下來,交給天心,才露出了一點微笑,讚許道:“很不錯,好用。”

天心把鐵箭裝回鐵筒內,然後解下自己腿上的皮套遞給燕無心,說:“這是給你的。”

燕無心趕緊推開,說道:“不,你留著防身。”

天心搖搖頭,說:“不用了,因為你會保護我,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離開你了。”天心臉頰微紅,偷偷地斜睨了燕無心一眼,聲若蚊哼:“我來之前已經跟娘商量過了,娘說讓帶話給你,要你早點把我娶進門,這樣我們呆在一處也方便些。”

燕無心聽完天心的話,心裡癢癢地,卻不知道怎麼去撓。以前和天心的關係半明半暗尚且可以自持,如今被天心這樣一下子挑明瞭,就彷彿是捅破了那層窗戶紙。積厚薄發,不能自持,於是緊緊摟住天心,恣意地親了起來。

天心儘力地配合著,也好像想把身體融入到燕無心的身體裡,拚命地擠著、壓著,一時間一室春意。

兩人幾乎要進入癲狂之前,燕無心突然覺得腦海裡一片空明,天心開始上升,而自己纏繞著她,追逐著她也在上升。

長安城籠罩在一片黑暗中,但是這黑暗裡卻有星星點點的燭火閃爍。一家人的媳婦剛剛產了一個男嬰,男嬰正在啼哭,全家人欣喜若狂;另一家人是一對小夫妻,丈夫和妻子纏綿在一起……

燕無心覺得自己又飛出了長安城,很快飛到了太原府,母親正和丫環在一處說話,說的都是自己和天心。

燕無心推開天心,兩人同時脫口喊出:“娘。”

燕無心驚訝地問道:“你還看到了什麼?”

天心回答:“剛出生的小男孩,還有……”天心滿臉羞紅,說不下去了。

燕無心已經明白了,天心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一模一樣,他覺得不可思議,一時想癡了。

天心解下自己的玉佩,遞給燕無心說:“也許是因為它吧。”然後把自己來之前通過玉佩預知的事情和這幾天的遭遇給燕無心細細地說了一遍。

燕無心原本知道天心與玉佩之間有某種神秘的聯絡,但是他冇有想到這種聯絡還能通過他和天心之間儘情地親吻從而傳遞給他,使他也能看見一些平時看不到的東西。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

“大哥,你們這次來為了什麼?”天心打斷了燕無心的思緒。

燕無心把自己來的目的簡單地告訴了天心,天心聽完笑了,說:“看來,我這個先鋒是稱職的,大哥,我帶你去看看我為你準備的禮物。”

燕無心交代舒麻找機會去向老闆娘七海表明身份。然後帶著神甲、豬刀和天心離開了醉風坊,目的地是天心租的一套民房。精打正在那裡看管著長安令屈突蓋的公子。

燕無心一行穿過幾條巷子後,燕無心突然不走了,神甲和豬刀也立刻拔出了身上的兵器。一張網悄無聲息地從天而降,燕無心無可選擇,唰地拔出佩刀,騰空躍起,雙手一陣翻轉,使出了極費體力的絕招“旋風斬”。

因為燕無心知道,如果他們被這張網網住,他們很快就會變成一堆肉泥,肉泥留著體力是冇有用的。

燕無心隨著刀勢破網而出,用腳在旁邊的的房頂上輕輕一點,一個淩空翻轉,頭下腳上,倒射回地麵。因為天心還在下麵。

不過已經晚了,至少有十把刀劍已經架在了天心的雙肩上。神甲和豬刀手裡拿著兵器,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不該衝上去。

燕無心刀尖點地,翻身立定。又是黑衣蒙麪人。

燕無心一抱拳,說道:“我不知各位與我有何冤仇,但是與此女子無關。大丈夫一言九鼎,你們放了她,我任憑你們處置。”

神甲和豬刀齊聲喊道:“主公!”

燕無心揮手,示意自己心意已決。

為首的黑衣人命令道:“雙膝跪下,刀交左手。”

燕無心一一照辦。

黑衣人繼續說道:“卸下自己的右臂,我們就放了她。”

燕無心眼裡噴出火焰,一字一句地說:“我說過,你們先放了她,我任憑你們處置。”

黑衣人高喊:“不想她死就少廢話。”說完劍往下壓,劍鋒劃過天心的脖頸,劃出一道傷痕,血順著天心雪白的胸脯流了下來。黑衣人似乎有些意外,燕無心注意到他露在外麵的眉毛輕輕地抽搐了一下,劍微微抬起。

天心平靜地看著燕無心,麵帶微笑地說:“大哥,為你而死,我心裡很歡喜。”

燕無心一聲低喝,右掌擊地,整個人騰空而起,左手運刀,劈向天心。

燕無心的這一擊是孤注一擲的一擊。對方對他不放心,他更不放心對方,如果自己就範還不能救下天心,倒不如跟天心一起去死。而且燕無心剛纔從為首的黑衣人的神態裡隱隱約約感覺對方似乎無意傷害天心,因此決定賭一把。

果然,燕無心的刀勢被壓在天心肩上的上十把刀劍同時架住。神甲和豬刀一見形勢出現轉機,馬上飛身疾進。

為首的黑衣人見自己的計謀落空,已經不能以天心要挾燕無心,而燕無心之能他在不久前已經領教過,繼續打鬥下去恐怕驚動了官府,於是低聲喝斥道:“散!”

一瞬間,原本擁擠的街道上隻剩下燕無心等幾人。

天心腳底一軟,坐倒在地上,燕無心飛身過去,一把抄住,問道:“怕嗎?”

天心有氣無力地說:“剛纔不怕,現在怕。”

燕無心微笑著說:“彆怕,你現在是全長安城裡最安全的人,你如果有危險,剛纔的那些殺手都會來保護你的。”

天心想想剛纔的情形,有些半信半疑:“你的意思是他們根本不想殺我?”

燕無心說:“不錯,他們想殺的人隻是我,也許隻是想把你搶回去做壓寨夫人吧。”

燕無心突然想到,對呀,對方的目的似乎就是想搶走天心然後順便殺掉自己。而這幫人顯然不是普通的小毛賊,如果不是他們的頭領想得到天心就一定是有人雇傭他們,而且雇傭他們的人一定具有相當的實力。會是誰呢?

“天心,你最近有冇有遇到過什麼達官貴人?”燕無心問道。

天心本是冰雪聰明的人,燕無心這麼一問,她馬上明白了其中的蹊蹺,因此小聲說道:“有件事,我一直冇有機會告訴你,你們出征之前,有一段時間你一直在軍營裡訓練士兵。大公子找我去看過病,之後,就讓人來家裡找娘提過親。”

燕無心趕緊追問道:“所以娘才讓你給我帶話,讓我們儘快成親?”

天心羞澀地低下了頭:“恐怕是的。”

燕無心從頭到腳都涼透了,因為他想到了自己的燕家軍前不久被隋軍圍困時,左領軍副都督見死不救的情景,如果真的是大公子想要讓自己死,一切的解釋就合理了。

燕無心仰天感歎:李建成,你為了一個女人,可以置我三千為你拚死效力的燕家軍於不顧,他日你若得了天下,還能指望你去造福天下的黎民百姓?與公與私,我都不能讓你得逞,我要全力扶佐二公子取代你。

燕無心一行趕到天心租的民居的時候,精打正在給屈公子喂晚飯,屈公子本身就是一個酒囊飯袋,再經過這幾天的折磨,已經意誌全無,見到天心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起來,連聲懇求天心原諒他有眼無珠。

燕無心見到屈公子的樣子不禁失笑,屈突通屈突蓋兄弟倆,數來以嚴厲著稱於世,長安人中流傳有“寧食三鬥艾,不見屈突蓋;寧服三鬥蔥,不逢屈突通。”之語。想那屈突通乃目前河東守將,何等勇武善戰,像顆釘子一樣釘在那裡,進攻的李家軍寸步不能向前。冇想到他們的後輩是這樣一個草包。

燕無心冇費什麼力氣,就問到了長安城所有重要將領的基本情況包括他們各自的防守範圍,雖說不能詳細知道他們的佈防情況,但是已經夠了,因為他的下一步計劃是找其中的一、兩個去接觸一下,爭取能夠說降,為大軍攻城提供方便。

燕無心最後對屈公子說:“修一封家書,告訴你父親你出去雲遊幾天,我們離開的時候,一定放了你,隻要你好好配合,保證毫髮無傷。”

燕無心等回到醉風樓,被老闆娘七海引入密室,七海開門見山說道:“將軍,你們的來意我已經清楚了,隻要將軍保證我城破之日不傷我醉風坊,我就會全力配合將軍行事。”

燕無心舉起手掌與七海對擊了一下,笑著說道:“城破之日,眾將士慶祝也需要地方的,我不僅保你醉風坊不受傷害,還要讓你數錢數到手軟。”

七海這才放下心來,忙問道:“將軍需要我怎麼幫助?”

燕無心反問:“不知道長安城東、南、西、北四門城守,誰經常來醉風坊?”

七海答道:“南門城守郭子賢,他經常來找媚兒。將軍如果想在他身上下下功夫,恐怕要找媚兒談談了。”

燕無心問七海道:“不知媚兒姑娘行事為人如何,可否托付?”

七海笑道:“媚兒倒不是個隨波逐流之人,你要能打動她的芳心,我看她連命都可以給你。”

天心聽七海這麼說,嬌嗔道:“七海姐姐,不可啊……”

七海嘿嘿地笑著對天心說:“傻丫頭,以燕將軍這般人才,難道你想一個人獨享?如今年年戰亂,男丁稀少,你看哪一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你又何必太執著。我看你們姐妹都有大才,若能合二為一輔佐將軍,今後必能興家旺族,飛黃騰達。”

天心一時語塞,因為七海說的都是實際情況,隻是她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彆說三妻四妾了,如今的官宦人家,哪一個家裡不是妻妾、仆婢成群。

燕無心站起來,正色說道:“此舉萬萬不可,非大丈夫所為。”

天心心下暗喜,送給愛郎一個甜甜的微笑。

七海不以為然地說:“你先彆太自信,我看你未必就能打動媚兒。”

燕無心嗬嗬地笑著說:“能不能打動,和如何打動是兩件事情,要等說了才能知道,勞煩七海姐去請媚兒過來說話。”

七海命手下丫環去請媚兒,媚兒很快過來,一見燕無心和“如玉”都在,心裡的嫉妒開始蔓延,擺出一付抗拒的表情問七海:“媽媽叫媚兒來何事?”

燕無心站起來,抱拳說道:“媚兒姑娘,有禮了,我乃大將軍李淵麾下明威將軍燕無心,這是我的妹子燕天心。”

媚兒一聽他們是兄妹,頓時心情好了不少,想著自己原來吃了一回乾醋,不禁噗哧一聲笑了,趕緊回禮,嬌聲說道:“燕將軍有禮了。”說完給了燕無心一個媚眼。

燕無心心裡閃過一絲悸動,畢竟媚兒是天下難的一見的美女,如果她有心放電,能不被打動的多半都是聖人。

燕無心趕緊一揖到地,掩飾了自己心裡的慌亂。

媚兒發出如銀玲般的笑聲,掩嘴問道:“將軍何必行此大禮?”

燕無心說:“這一禮,我是代表全長安城幾十萬百姓向姑娘行的。”

媚兒不解:“長安城幾十萬百姓?”

燕無心說:“不錯,大將軍的20萬大軍不日就將到達長安城下,攻打長安。自古攻城之戰,如果雙方相持時間太長,雙方死傷巨大不說,城破後,破城主帥為了犒賞三軍,平息怒火,多半會縱容手下屠城、搶掠。到時候老百姓就遭殃了,我想醉風坊恐怕也難以倖免。所以於公於私,我都希望姑娘能夠仗義援手。”

媚兒說:“你就那麼自信你們一定能攻破長安?”

燕無心一時豪氣大發,拍案而起,一個鷂子翻身躍到房屋中央說道:“長安必破,我取楊侑首級如探囊取物。”說完從小腿處拿出天心給自己裝備的機括,在手中旋轉幾圈,然後射出一箭,箭停之處,一隻蒼蠅被釘死在牆上。

天心拍手笑道:“大哥好眼力,好身手。”

媚兒愛慕之心頓起,越看燕無心越覺得可愛,心想我平時遇到的那些所謂的將軍們要麼是一味的好色**,要麼是阿諛奉承、畏畏縮縮,哪有眼前燕無心一半的英雄氣概,芳心一時大亂,化作千絲萬縷的柔情纏在了燕無心的身上。

媚兒心跳也變快了,腿也發軟了,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幽幽地問道:“燕將軍你想讓我怎麼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