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5章

南門城守郭子賢傍晚過後帶著幾名親兵來醉風坊找樂子,被迎進單間後照例點了媚兒的場。媚兒過不久進來相見,一臉幽怨地請了安。

郭子賢嘿嘿笑問:“媚兒姑娘今兒好像心情不好啊。”

媚兒輕歎一聲:“如今這時局,過了今天不知道有冇有明天的,心情能好得了嗎?坊間近幾日風傳,李淵的大軍就快要攻打長安了。”

郭子賢說:“那與你等何乾,該擔心的是我們這些拿朝廷俸祿的人。”

媚兒說:“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古我們女子不過是勝利者的戰利品,如果能遇到一個像將軍這樣知冷知熱的人也就算前世修來的福分了。算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我為將軍唱一曲解解悶兒。”

居山四望阻,風雲竟朝夕。

深溪橫古樹,空岩臥幽石。

日出遠岫明,鳥散空林寂。

蘭庭動幽氣,竹室生虛白。

落花入戶飛,細草當階積。

桂酒徒盈樽,故人不在席。

日落山之幽,臨風望羽客。

媚兒嬌聲宛轉,楚楚可憐地吟唱隻唱得郭子賢如癡如醉,顧不得矜持,一把摟過媚兒就要親下去。

媚兒一邊奮力掙紮著,一邊說道:“才說將軍是個知冷知熱的人,為何要這樣粗魯?”

郭子賢嘿嘿地笑著說:“美人兒,你說的冇錯,他日李淵攻城之時,我還有命冇命就不一定了,我在你身上花了這麼多銀子也冇撈著個一親芳澤的機會,今兒你就從了罷。”

媚兒微怒,放棄了掙紮,不屑地說道:“將軍如果喜歡一截木頭,請便。”

郭子賢得意地笑著說:“美人兒,這可由不得你了,你剛纔吟唱的是一首反賊的詩,所以你跟反賊就是同夥。今天你要侍候好本大爺就罷了,侍候得本大爺不滿意,我把你送到官裡,你以後也就是個官妓的下場,千人踩萬人騎。”

郭子賢說完,把媚兒按倒在桌上就開始扯媚兒的衣裙。一邊扯一邊淫笑道:“你反抗啊,你叫啊,爺就好這口兒。”

窗外傳來一聲輕微的機括聲,一支冷箭射進了郭子賢的後頸,郭子賢還冇來得及哼一聲就被結了帳,燕無心和燕天心推門走進房間。

媚兒驚慌地撲入燕無心的懷裡。燕無心本想閃開,但是想到媚兒剛剛從身上推開一個死人,這反應也算正常,因此任由她抱著,並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後背以示安慰。

天心略微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和燕無心想法一樣,也就冇有再有進一步的表示。

媚兒很享受賴在燕無心懷裡的感覺,心裡怦怦直跳,覺得這纔是自己想要的懷抱。“我現在終於明白燕將軍說長安城必破的信心來自於哪裡了。可惜冇有給將軍幫上忙。”媚兒溫柔地說道。

燕無心安慰道:“沒關係,你已經幫了大忙了,做這件事情之前,我已經預計了所有的可能性。”

燕無心轉頭問天心道:“天心,你覺得怎樣。”

天心看看燕無心,再看看死去的郭子賢,點點頭說:“冇問題。”

幾個在醉風坊外等候的郭子賢的親兵,正在無聊地討論著他們的頭現在在乾什麼的時候,郭子賢帶著點微醉的表情出現在他們麵前。

一名親兵趕緊給郭子賢牽過馬來,問道:“將軍,再去哪裡?”

郭子賢低聲說:“城頭。”

親兵心裡不悅地想:你剛從熱被窩裡爬出來,我們幾個在外麵站了幾個時辰,連枕頭邊都冇挨一下,趕緊回府得了,去什麼城頭啊。

不過想歸想,還是不敢怠慢,牽著馬向南門方向進發。

到達南門以後,有三名隋軍正在城下等候,其中一人抱拳對郭子賢說道:“奉大元帥令,我等三人前來向將軍報道。”說完,遞給郭子賢一個文牒。

郭子賢打開看看,笑道:“貼身護衛?還是大元帥想得周到,你們想必都有過人之能,來得正好。”又轉頭對自己的親兵說:“你們幾個,滾回去睡覺吧。另外,這幾天就在府裡好好休息一下,爺用不著這麼多人跟著,不方便。”

親兵們一聽給放假,心裡樂開了花,趕緊行禮回道:“謝將軍!”

假扮郭子賢的燕無心帶著神甲、豬刀和天心登上南門城頭,城頭守衛的軍頭趕緊過來獻媚道:“將軍這麼晚還來巡視,實為我等的楷模。”

燕無心鼻子裡哼了一下,壓低聲音說:“去忙你的,這兒用不著你。”

軍頭心想,這郭將軍今天也不知道哪條經搭錯了,這麼晚還上城,而且連說話的聲調和語氣都變了。不過軍頭冇有細想,鞠躬退下。

燕無心等人在城頭巡視了一圈,記錄了幾個易於攀登的攻擊點後離開了南門。

燕無心說:“真正的考驗恐怕在郭府裡,這些士兵好對付,少講話,擺擺架子就可以了。但是郭子賢夫人那一關未必能輕易混過去。所以等一下能混則混,混不過我們就控製住郭家人,好歹也要把大軍到來前的這些天拖過去。”燕無心停頓了一下,掏出機括,遞給天心,繼續說道:“天心,一步也不要離開我的左右。如果實在混不過去,可能要麻煩你把郭家人都麻翻了。”

天心略微不悅地說:“郭家如果有上百號人,我帶的藥未必能夠。再說,我的藥是用來救人的,你卻要我用它去害人。”

燕無心當然明白天心的意思,天心天性純良,對於這些打打殺殺之事一向冇有興趣,被捲進這場戰爭純粹是因為自己。於是抱愧地說道:“天心,讓你受委屈了。雖然我們的手段卑劣了一點,但是我們的目的是為了給天下黎民一個安定的生存環境。如想成事,到也不必過於拘泥於手段。”

天心點點頭:“大哥,我隻希望等這一切結束以後,你帶我去一個冇有爭鬥的地方,過平平安安的日子。”

燕無心聽了天心的話,不禁感慨,握住天心的手說道:“我也希望,可惜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回看曆史,戰爭從來就冇有停止過。我隻求大將軍得天下後能成為一代明君,那樣,至少老百姓會有一段稍微長一點安定的日子。”

燕無心來到郭府門前,郭府裡異常安靜,燕無心覺得奇怪,吩咐神甲和豬刀道:“你們照顧好小姐,我先進去探探。”

燕無心找到一棵大樹,飛身躍上,然後藉助樹枝的反彈之力越過了郭府的圍牆。四下裡轉了一圈,發現大多數的房間都是空的,有人的房間裡也都是一些下人。燕無心心想:郭府裡的人呢?

燕無心翻出圍牆,向天心等人招招手,然後大搖大擺地來到郭府門前,叫開門,直奔內堂。

燕無心讓天心等人在堂外等候,自己到內堂坐下,馬上有丫鬟送上茶水。燕無心假裝醉酒,不悅地問道:“夫人怎麼冇有出來迎接?”

送茶的丫鬟咯咯笑道:“主人想是吃醉了,夫人、公子等家眷都被皇上請入宮中了。”

燕無心這才明白過來,暗叫一聲:楊侑你可真毒,難怪郭子賢不敢稍有二心。

不過這樣也好,省了自己很多的事兒。

燕無心朝丫鬟揮揮手,說道:“我累了,你下去吧。”

丫鬟的神**言又止。

燕無心道:“有什麼話,說。”

丫鬟說:“奴婢就想問問今天主人還要不要姐妹們侍寢?”

燕無心又好氣又好笑,好氣是氣這丫鬟居然趁主母不在圖謀上位,好笑是笑這郭大將軍倒是肥瘦不挑,什麼人都有興趣。

“不用了,你去吧。”

丫鬟奇怪地看了燕無心一眼,冇有說什麼向門外快步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被天心拿著刀一臉驚慌地給逼了回來。

天心說:“大哥,你露餡了自己還不知道。”

燕無心也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表演不到位,決定威脅一下這丫鬟。於是從天心手裡接過刀,飛快地砍向桌上的杯子。杯子被整齊地切成了兩半,桌子毫髮無傷。

“你如果不想你的腦袋變成這個杯子,就告訴我你是怎麼看出來的。”燕無心說。

丫鬟撲通跪下,戰戰兢兢地回道:“自從夫人等入宮以後,主人跟我說話都讓我坐在他的膝蓋上。而且每晚都會叫幾個姐妹侍寢。”丫鬟又想想,說:“您的聲音也不對,太有精神。”

燕無心和天心對視了一眼,燕無心出了一身冷汗,心想:連一個普通的丫鬟都這麼容易認出自己是個冒牌貨,幸虧剛纔去城頭的時候是晚上,要是白天還不早被彆人認出來了。

丫鬟見燕無心陷入沉思,以為燕無心可能有滅口之心,咬咬牙,問道:“敢問英雄,郭子賢死了嗎?”

燕無心點點頭,說:“你不用害怕,起來說話吧。”

丫鬟冇有站起身來,露出堅定地神情:“您不用殺我滅口,其實您很像,我可以幫助您變得更像。我之所以能夠認出您不是郭子賢,是因為郭子賢他根本就不是人,不知道他的品性很難學得像。”

丫鬟繼續懇求道:“求英雄彆殺我,我本家已被滅族,隻留下我和我妹妹被充官為婢,妹妹現在下落不明,為了能夠活下去找到我妹妹,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丫鬟邊說邊偷偷看了天心一眼,然後跪走幾步,抱住天心的腿哭訴道:“姐姐救我,我以後當牛做馬,報答姐姐的恩情。”

天心歎口氣,雙手扶起這丫鬟,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姐姐?”

丫鬟說:“姐姐用過沁芳閣的胭脂,那味道我最喜歡。姐姐,你總是需要人伺候的,就收留我吧。”

天心憐愛之心頓起,問道:“你叫什麼?”

“翠翠。”

有了翠翠的指點,事情倒變得順利了許多,郭府裡上下人等冇有人再懷疑眼前的這個郭將軍其實是個冒牌貨。於是燕無心讓精打把屈公子也偷偷運進了府內隱藏。

燕無心覺得萬事妥當,需要向李世民報告一下他的進展,聯絡商定攻城的時間了。於是吩咐精打,迅速回報大本營,並且修書一封,讓浪裡黑挑選五十名精乾的士兵分頭化妝進城,到郭府集合。

天心看燕無心送個信也需要派人去,不禁笑了,對燕無心說:“帶我去市集,我去買幾隻鴿子回來幫你訓練一下。送信這個工作,人哪裡有鴿子快。”

燕無心摸著腦袋嗬嗬笑了,說:“看來我留下你來做幫手真的留對了,好多我以前冇有想到過的問題,你都幫我想了,你說讓我怎麼謝你呢?”

天心嘻嘻地笑著說:“見外了,你現在是我大哥,以後是我夫君,謝什麼?”

燕無心和天心出得郭府,找一僻靜之處卸下偽裝,立刻覺得神清氣爽。燕無心說:“走,天心,買完鴿子我帶你好好逛逛長安城,來了長安以後,每天都忙,都冇有時間陪你。”

天心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就是可惜,我要裝男人,不能買女人的東西。”

燕無心說:“誰說不能買?喜歡的,都買了,先存著,等攻下了長安以後再穿戴。右領軍都督這次給我的身份是有錢的巨賈,錢可以使勁兒花。”

天心假裝可憐歎口氣說:“哎,長這麼大還冇使過這勁兒。”

燕無心哈哈大笑:“這個容易,隻管逛,其他的交給我。”

天心在長安城裡最繁華的街道上一家一家的店鋪逛著,燕無心雇了一輛馬車在後麵跟著,把所有天心拿起來看的東西都買下來,放在馬車裡,弄得天心後來都不敢隨便拿東西了。

這樣逛了幾家店鋪之後,整條街的店鋪老闆都亢奮了起來,爭相把鋪裡最值錢、最好的東西擺放在店門口,滿街上都是震耳欲聾地吆喝聲。

“姑娘,您看看這項鍊,正宗南海千年珠王……”

“小姐,您上上眼,看看這料子,極品蘇繡……”

……

剛好媚兒也在這條街上閒逛著,突然聽到街上這麼大動靜,自然過去看看。一看之下,羨慕得不行。心想:這哥哥對妹子能好成這樣的人真不多見,要是他以後能成為我的夫君該有多好。

於是媚兒過去,向燕無心請安:“燕大哥好,真羨慕燕大哥的妹子啊。”

燕無心一看是媚兒,哈哈大笑說:“你為我做事我還冇來得及感謝你呢,來得正好,喜歡什麼,隨便拿,千萬彆客氣。”

媚兒興奮地說:“燕大哥此話當真?”

燕無心反問:“難道我什麼時候欺哄過你?”

媚兒一聽心裡樂開了花,幽幽地一瞥投向了燕無心。

燕無心在長安城最好的酒樓上請天心和媚兒吃羊肉泡饃。

燕無心對媚兒說:“大軍就快要攻城了,你回去跟七海也說一下,要早做打算,因為將來的事誰也無法預計。”

媚兒愁容滿麵地歎口氣說:“除了認命,我還能做何打算。隻希望將來城破之時,將軍能夠念在我為大軍破城有功的份上,約束手下,不要欺辱於我纔好。”

媚兒的話說得燕無心一時語塞,因為燕無心無法向媚兒保證這一點,自己的身份還不足以能夠約束所有人,除非媚兒跟自己待在一起,否則以媚兒之姿,不知道會有多少都督、將軍會垂涎。

燕無心想了一下,對天心說:“天心,不如讓媚兒入郭府跟你做個伴吧,等到攻城之後,安定下來,再把她送回去。”

天心心下不悅,但是又不好當麵反駁,隻好勉強地點點頭。

燕無心又問媚兒說:“媚兒,你可願意入郭府暫時避一避。”

媚兒心裡自然是一千個,一萬個的願意,連忙點頭。

燕無心說:“反正大家都知道郭子賢垂涎於你,而且他已經有妻妾,所以你來郭府也不需要明媒正娶,大操大辦,一頂轎子抬過來就完事了。媚兒,這隻是權宜之計,等一切安定後,我自然會向大家解釋。隻是,以後恐怕還是免不了有好事之人會有些風言風語,不知你是否願意承受?”

媚兒站起來說道:“將軍大恩大德,媚兒不敢言謝,他日定當結草銜環以報。”

解決了媚兒的問題,燕無心彷彿去掉了一塊心病,轉頭問天心:“你的機括可否請鐵匠多做一些?但是又不能讓他們知道這是什麼。”

天心點點頭說:“我們可以找三、四家鐵匠鋪分頭做部件,然後再組裝到一起,你需要多少?”

燕無心說:“五十套,我要讓浪裡黑帶來的五十人變成一支奇兵。”